娱乐业的附庸 我们的 心甘情愿的成为娱乐的附庸

娱乐的附庸

也许真正摧毁我们的是我们非常热爱的工具。

纵观历史长河,我们深恶痛绝压迫、奴隶制、战争等,害怕这些工具毁灭我们,但凭着冒着生命危险的意志力,我们终于以深思熟虑、勇于冲破阴霾和黑暗的决心和勇气,冲破阴霾和黑暗,赢得胜利。可笑的是,在一个安静的时代,我们似乎正逐渐被过度娱乐、消费和堕落,沦为娱乐的附庸。

电子化削弱了我们的思维和想象力。书本和电视最大的区别是什么?在过去的印刷时代,我们对文字着迷。我们看到文字在思考和想象。步入电子时代,我们逐渐对图像着迷,反映了时代的进步,同时也越来越依赖图片信息。视觉直观的打击让我们跳过了思考和想象,图像带来的愉悦和喜悦偷走了文字的平静和意义。你不妨问问自己,你有多久没有静下心来看书了?你毕业后写过完整的文章吗?在表达对亲朋好友的体贴时,你还想拿起笔写信吗?大多数人的谜题的答案是“不”。我们的问题不是电子产品给我们带来娱乐,而是所有的内容都是以娱乐的方式呈现的。“得到娱乐的人赢得世界”。掌握了娱乐,就掌握了主流偏见和大众。新闻的目的不是揭露真相,而是以花边新闻为噱头来吸引公众的注意。直播文化为了吸粉没有下限。真人秀,选秀不以优秀为尺度,而是用虚假的剧本和包装欺骗观众。即使是严肃的总统选举也变成了娱乐狂欢,慢慢地,我们变成了娱乐的附庸和仆人,不知不觉地享受到了。

我们的 心甘情愿的成为娱乐的附庸

电子产品偷走了我们的时间和精神。2012年,哈里斯互动观察的研究数据发现,30%的人吃饭时不会把手机从手上和眼睛上拿下来,24%的人开车时会刷手机,少数信徒甚至在教堂庄严的一周也会忍不住把手机拿掉。根据皮尤天文台2013年的数据,44%的人睡觉时把手机放在枕头旁边,67%的人在没有信息的情况下仍然会时不时地开机查看。不管数据是真是假,这一现象已经得到你我的印证。手机的增长速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,越来越多的能效设置和软件开发正在满足人类日益多样化的需求。以前没有钱不能出门,现在没有手机就不能出门。似乎没有手机我们就无法感知世界,手机占用了我们太多的时间和精神。当我们在等公交车时经常感到无聊的时候,你会安静地思考吗?你能检查一下周围的东西吗?没有,我们都拿出手机刷了微信、微博、抖音。手机似乎可以解决我们所有的无聊,也可以解决聚会上无话可说的小尴尬。似乎手机给我们带来了快乐和便利。但是当你想一想的时候,它也占用了我们思考的时间,也占用了同样的时间。渐渐地,我们会越来越依赖手机,我们需要手机来缓解焦虑和不安。从长远来看,手机不是解决问题的良方,而是慢性毒药。

电子给我们带来了科学技术的腾飞,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,通过电子设备我们看到了更多美好的事物,全方位体验了这个新奇的世界。但是,在追求成长和幸福的同时,我们不能放弃思考,接受新事物,也要给它一个标尺。娱乐简直成了现代生活的一种象征,它已经蔓延到电视上,传播到整个社会。然而,人类不能将政治、宗教、新闻、体育和商业贬低为娱乐的附庸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其效果是人们成为娱乐的仆人,最终将为过度娱乐付出代价。

(李阳辉)